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少年报社少年新闻学院
当前位置:少年新闻学院 >> 学院动态 >> 文章详细

少年新闻学院分院院长会司院长讲话通稿

发布时间:2017-04-07 13:10:47  点击:1101次
谈谈我对少年新闻学院的看法

    什么是少年新闻学院?少年新闻学院是干什么的?少年新闻学院该怎么办?
    一、大家都知道,少年新闻学院是2000年成立的,至今已经17年。如果说培养的话,已经整整培养了一代人。我们培养的人在哪?他们都在干什么?有没有成绩突出者?他们的成长和少年新闻学院有没有直接关系?
    我认为,很少,即便有,也是凤毛麟角,因为少年新闻学院对他们的的成长影响很小,对他们的帮助不是很大。我们如果说是教育机构的话,那我们做的不成功。如果说是企业的话,那就更不成功。
    应该讲,大家从上到下还是非常努力的,严峻的市场环境,我们在不停打拼,能坚持17年,也算很不容易。有个统计,我国现有企业,平均生存两年半。可大家知道,我们学院可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呀,头上顶着两个光环:新闻大腕人大新闻系;行业老大中国少年报,这个优势无人能比?
    再讲初衷:当年办少年新闻学院,我们报社是想在我们原来众多项目中,再开辟出一块新天地来,用体制外的优势,做出一个更大的平台。当年我和王怀倜,成美院长去深圳,去了一趟就发展了2300多名小记者,深圳特区报老总是成美的学生,两家共同开拓,前景辉煌。人大新闻学院呢,是想用中国少年报的资源,在青少年中大力推广媒介素养教育,用我们的平台,上一个大的台阶。那我们当年构想的大的平台在么?在,但是我们经营得太小了。比如我们搞活动,搞夏令营,大的平台肯定是一呼百应,可我们去年计划的香港冬令营最后因为人数不够流产了。那人大期望的媒介素养教育呢?现在中国传媒大学走到了我们前面,他在青少年中的推广,他的品牌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我们有没有责任?当然有,学术上我们管不着,品牌影响和市场占有上肯定和我们有关。问题出在哪儿?不是我们不努力,不是我们不思考,而是我们的思路和做法出了问题,至少是出了偏差。
    我们小富即安,我们各自为政,我们画地为牢或者说想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锄耕自乐。换句话说,我们没有远大抱负,缺少长远规划。我说的不是在座的各位,我说的是我们总院,前任领导,当然也包括我。
    水浒传里大家都知道有个打虎将李忠。名字很响亮,却名不副实,是个卖狗皮膏药的。鲁达、史进、李忠三人去酒店吃饭,他就躲着不掏钱;要资助被镇关西欺负的金老儿和金翠莲,史进给了十两,鲁达没带钱给了五两,李忠咬着牙从口袋里摸出二两,叫鲁达把银子拽回去并一通奚落:“你也是个不爽利的人”。
    你说李忠能爽利吗?史进是个公子哥,不差钱;鲁智深是个提辖,体制内的,有钱。李忠是什么?买膏药的呀,他辛辛苦苦耍花枪卖膏药,能捐出二两白银,够大方的了。地位不同,立场就不同嘛。
    我的意思不是说我们学院是买膏药的,我这么说散了会大家就会中午饭都不给我吃了,惹起众怒了。我的意思是,我们新闻学院的状况,还真的跟李忠有点相像:起点低、钱很少、想干大事,没有力量。遇到大事,只能掏出二两白银。有点穷酸。怎么办呢?换个活法,一片光明。李忠后来去了桃花山,打点小毛贼,弄个小富即安。后来上了梁山,地位立马改变,天罡地煞里排名86位,封名打虎将,立万扬名。你看,起点多高,事业就有多高,财富就有多厚,就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例子也许不太恰当,我只是想借此说明一个问题)。
    那我们少年新闻学院呢?有没有大的格局呢?有没有大的思路呢?有没有大的前景呢?50家分院,明后年像洗牌一样又换了新面孔,那肯定不行,那就是李忠,卖点膏药赚钱零花,赚不到就改弦更张,换个地方再去卖,永远也做不大,永远也发不了财。
    话题拉回来,我们应该重新思考,什么是少年新闻学院?再次定位。适应当前形势,搭上时代快车,迎头奋力赶上,去实现弯道超越。我的理解,少年新闻学院 就是以人大,中少报为品牌,以媒介素养教育为核心,以习总书记对孩子的讲话要求‘立志、成才、创造’为导向,以几十家分院为依托,以成千上万家媒介素养教育基地为基础,搭建出国内最大的教育平台,打造成具有核心影响力的权威的青少年教育机构。
    二、少年新闻学院是干什么的?
问题太简单了,但真正操作起来却不简单,甚至有点复杂。应该说,我们这些年来停停走走,起起伏伏。前面说到的17年了我们还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没有赚到钱,也没有真正做出影响力。我觉得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弄清楚少年新闻学院是干什么的。中国少年报因为各种限制,政策规范下好多事情不能做。比如,要想赚钱,搞个活动就解决了。报社每年大的活动参加人数都是几十上百万。可不能收钱的,都是公益的。否则,以50万参加计算,每人收两块钱报名费,就是100万。可规定很死的,不能收钱。我管的信息部下面有中国少年报社校园学生记者站有成百上千,可全都是免费的,一分钱不能收,是为报纸编辑采访提供稿件,为报社提供信息,为报纸品牌推广助力的。
    少年新闻学院就不同了,是可以经营的,是可以收费的,是可以走市场的。没有那个不能碰钱的门槛,事实上我们也是这么做的,在搞经营,但经营很小很弱。我认为,就是因为我们目标不明,手段不利。现在社会上大大小小的教育机构多如牛毛,大有新东方、学大、巨人、昂立等、小到山头林立的民营培训机构,我们拼得过他们吗?他们有资金,有师资、有项目,也有各种支持。我们和他们硬拼?肯定拼不过。这让我想起来最近突然冒出的满大街的自行车。其中小黄车ofo,2015年才计划推出,到今天短短两年,已经成为继淘宝、天猫、美团、滴滴后的第9家日订单超过百万的互联网平台。前几天的数据日订单已经超过千万。创始人,90后的戴威一夜成名,日进斗升,光芒照人。奇迹吧?真的是奇迹。一飞冲天,一鸣惊人。成功原因简单,市场巨大的需求。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大众所需,判断准确,市场需要。就一辆自行车,就一个单一项目,简单而又简单,没人想得到,却获得了巨大成功。所以问题就来了,我们少年新闻学院是干什么的?是李忠一样卖个膏药,口称包治百病却没人相信只能混口饭吃?(走进某家分院,项目五花八门,却真的没有少年新闻的主营项目)是东北话形容某人某件事只知道过程不知道结果的“黑瞎子掰苞米”?我们近些年来什么都做。有些分院把媒介素养教育像个酒幡子一样挂起来,却做和媒介素养教育毫不沾边的内容;总院也尝试各种各样的项目,内容也远离媒介素养教育的本意。夏令营、冬令营、各种题目的活动、还有引进的其他合作项目,包括教材,也主要是小记者培训,核心都不是媒介素养教育,即使名字是,掰开揉碎了看,还是不是。要知道,媒介素养教育绝不仅仅是小记者那么简单,它包含着非常深厚的内涵。
    我认为,少年新闻学院就是做青少年媒介素养教育的,这是核心的核心,根本的根本。那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是不能做的。你欺骗市场,市场反过来就欺骗你,零和博弈,得不偿失。那这里就有个媒介素养教育的定义问题。权威定义人大有,我们不去探讨,需要探讨的是我们该做怎样的媒介素养教育。孩子的成长的走向是三个方面六大核心素养。分为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三个方面。综合表现为:人文底蕴、科学精神、学会学习、健康生活、责任担当、实践创新六大素养。终极目标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我们看看,是不是哪一条都离不开媒介素养?天天看卡通不读名著不读古诗词能有人文底蕴?不破除迷信总是相信星座、血型和八卦怎么会有科学精神?不能分辨是非,不会判断对错当然不是学会学习。像才高八斗如日中天的老毕一段“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就葬送了自己锦绣前程,“我爸是李刚”一句话就把自己家庭弄个天翻地覆的例子比比皆是。孝悌为先、与人为善、躬身自厚、言行必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古训岂不都是从书本而来?现代社会被网络、信息、数字所包围,搞不清良莠分不出善恶对青少年来说实为正常,那媒介素养教育就日益凸显,更为重要。
    说的远了,我的本意是,少年新闻学院的核心是媒介素养教育,我们做的所有事情(我这里讲的是内容)都不能离开媒介素养这四个字。事业做得越大,媒介素养教育就越突出,就会形成品牌,就会凝聚内功,就会扩大影响,就会独树一帜,在众多教育培训机构中就会脱颖而出。老话叫干什么吆喝什么,就是这个道理。
    三、少年新闻学院该怎么办
记得前年在青岛年会上我发言,斗胆讲了四大:即大品牌、大规模、大运营、大影响。这个不变,使我们的发展目标,也算是我们前行的动力。今天我讲小,也就是具体该怎么做。我的理解,大家共同探讨。三句话:
    一是按规矩办事。
    小米加步枪的共产党八路军为什么能打败美式装备的蒋介石的八百万军队?原因很多,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国民党不讲规矩。军官七大姑八大姨占着军饷,三姨太五婆娘争风吃醋不说,内部还有嫡庶之分。嫡亲吃香的喝辣的躲在后方,庶出的谁去卖命打仗?所以就有了山西老儿阎锡山的脚踩三个鸡蛋上,国民党,共产党,日本鬼子三方周旋,谁都不得罪。军队致胜法宝就是令行禁止,步调一致,这么不讲规矩,不失败才怪。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那个女子被老虎叼走,老母亲因此命丧黄泉,被救活后这个女子还口口声声喊冤道屈,还要起诉动物园。都奇了怪了,你自己不讲规矩,老虎吃你与动物园何干?还有现在的大点城市,满大街都是闯红灯逆行的电动自行车,他们自己玩命不说,出了事汽车司机就倒了霉了,弱者优先,你就赔钱吧。所以,做企业,做教育机构,尤其是为孩子服务,更要讲规矩。当然我讲的规矩不仅仅是社会规矩,主要是讲我们学院规矩。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内容我不讲,有了规矩,照章办事。同一个路径,笔直前行。大家往左走,你偏要右行,肯定不行。孙大圣画个圈子,我们就在圈子里做事,非要走出去,你看,结果会有多惨?害得悟空求爷爷告奶奶差点还把自己命也搭进去,得不偿失。
    二是按规律办事
规律是自然法则,也是人文法则。约定俗成,共同准守。年纪大点的都知道,当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我欣赏毛爷爷的魄力和勇气,但不按规律办事肯定吃亏,顺天而行,无为而治才是上签。
    大家都知道姚振华吧。这个卖油条起家的广东人很厉害,他领导的宝能系携手前海人寿耗资430亿攻陷房地产老大王军的万科控股,一下子就赚了230个亿。然后又出手拿下玻璃行业老大南方A。厉害吧。可他后来不按规律走了,跳出孙悟空画的圈圈了。直接奔着女强人董明珠去了。董明珠是什么人?格力集团的老大,格力集团是什么?是当前中国实体经济的标志和代言人。结果惨了,保监会出了,姚振华十年心血一日之内付之东流,责成辞去董事长不说,永远不许他迈进资本大门。下一步,有可能像韩国总统朴槿惠一样,被锒铛入狱。例子不一定恰当,但无论做什么事情,必须按规律办事,这是不二法则。我们这么大个盘子,更是如此。对我们来说规律是什么?规律就是要迎合市场需求,把握时代脉搏,为教育服务,为家庭服务,为孩子服务。规规矩矩做企业,踏踏实实办教育,用媒介素养教育这个时代新宠,打开一个全新世界。
    三是按法(规)则办事
    当前世界,是合作的世界,是共赢的世界,是携手共进砥砺前行的世界。就像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所说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者则昌,无可抵挡。美国跳出个特朗普,他否定欧盟,退出ttp,藐视世界贸易合作组织,抵制多边合作,反对自由贸易。我个人认为,他肯定失败。因为互联网经济,信息化世界,已经把地球变得狭小,过去那种靠垄断发财的时代已经过去,靠单打独斗独霸世界更不可能。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个个武艺超群,杀贪官,劫富贾,除恶霸,斗强手,结果却是要嘛逼上梁山,要嘛发配荒古。联起手来,所向披靡,少有败绩。对我们来说,按法则办事就是一要目标明确,媒介素养教育为核心,各分院为依托,基地校为基础,做好服务,做好产品;二要广泛合作,利益共享,迎合市场,提供需求。三要分院总院一条心,目标一致,利益一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现在的产品想办法做大,未来的产品主动开发。比如那个考级,尽管有好多不确定因素,但方向是对的,融入媒介素养的内容,就能做出模样。比如教育部等11部委新近推出的<关于推进中小学生游学旅行的意见>。是为我们开了一扇窗。两办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又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大家回去翻翻看,仔细阅读一下,真的对我们工作太有帮助。我说的乐观点。目前,人大赞许、少报支持、总院和谐、分院跟进、中央关注、社会需求。对少年新闻学院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和谐局面和最好的发展机遇。


学院简介 | 学院动态 | 媒介素养知识 | 学生园地 | 实践活动 | 学术交流 | 联系我们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少年报社少年新闻学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建设 备案号: